建站知识frequently questions

主页 > 网站建设知识 >
关于我们About Us 建站流程Website flow 建站知识Website knowledge 优化知识Seo knowledge

懂点啥儿:西方很少报道的卢旺达大屠杀,百万死亡谁是幕后推手

作者:建站无忧网   时间:2020-06-07 09:20

【视频/ 懂点啥儿】

各位好,我是董佳宁。5月16日,卢旺达头号通缉犯、胡图族商人卡布贾在法国落网。卡布贾是1994年卢旺达大屠杀的资助者和参与者,已被国际社会通缉了25年之久。他被捕时,使用假身份生活在巴黎塞纳河畔的一处公寓。1994年4月到7月,卢旺达发生惨绝人寰的种族大清洗,约80万-100万人被杀害,20万-25万女性遭强奸,而当时全国人口只有700多万。也是在这一年,曼德拉当选南非首任黑人总统。他在种族和解方面的成就被全世界公认。

同样是在非洲大陆上,一边是种族和解,被媒体大量报道。另一边是血腥的大屠杀,相关报道和研究资料却少得多,这是一个很诡异的问题。联合国将每年的4月7日,定为“反思卢旺达大屠杀国际日”,让人们铭记那段惨痛的历史。屠杀主要是占人口多数的胡图族,对于少数的图西族进行的,可是比利时殖民者与天主教会,却在历史上扮演着非常不光彩的角色。

卢旺达位于非洲中东部,面积2.6万平方公里,相当于1.5个北京。人口现有1200万,是非洲大陆人口密度最大的国家。主要有三个民族,一个是胡图族,占85%,图西族,算是少数民族,占14%,还有一个人数很少的特瓦族,占1%。卢旺达常年处于封闭、蒙昧的状态。图西族和胡图族虽然有一些矛盾,但不尖锐。他们语言相同,生活习惯也一样,相互通婚。18世纪中期,图西族领袖基加利四世,征服其他部落,建立了卢旺达王国。由于人口比例悬殊,他制定了反胡图族的政策。

19世纪末,欧洲殖民者瓜分非洲,德国来到这里,实行殖民统治。后来由于德国在一战中失败,比利时接管了卢旺达。比利时也是老牌殖民者了,曾多年统治卢旺达的邻国刚果。我们观察者网的观察员也有文章介绍过。他们是怎样对待刚果奴隶的呢?有一位刚果男性收割橡胶数量太少,殖民者为了惩罚他,就把他5岁女儿的手脚砍掉。这张照片,就是这位父亲无奈又绝望地盯着女儿的手和脚。

德国与比利时,都是通过卢旺达国王来实行殖民统治,而且延续亲图西族的政策。这使得图西族在政治和经济上占据统治地位。1933年,殖民当局开展了一次全国人口普查,在每个卢旺达人身份证上注明族称。划分标准是,个子高、鼻子窄、肤色浅的,算图西族;个子矮、鼻子宽、肤色深的,归到胡图族。这种方法遇到困难后,比利时人又发明另一种办法:有10头牛以上的人属于图西族,10头牛以下的算胡图族。当时,图西人主要从事畜牧业,比从事农耕的胡图族人富裕一些。在比利时人的扶持下,图西人与胡图人的社会地位差距越拉越大。这为大屠杀埋下了祸根。

后来,胡图人逐渐沦为社会底层。他们中间产生了一批极端分子,1959年发动了叛乱。但比利时殖民者的狡诈之处还在于,在卢旺达独立过程中,判断占多数的胡图族,就是以前被统治的那个民族,会取得政权,于是改而支持胡图族。卢旺达民族独立后,胡图族真的获得了政权,激进分子开始屠杀图西族。于是图西族大批逃往乌干达等邻国,成了难民。

1990年10月,图西族难民组织卢旺达“爱国阵线”,与政府军开始了3年的内战。后来虽然签署了和平协定,但因积怨太深没有真正实施。1994年4月6日,卢旺达总统、胡图族的哈比亚利马纳,和布隆迪总统乘坐的飞机被击落。这成为大屠杀的直接导火索。两派迅速进入战争状态。第二天,总统卫队就杀死了图西族女总理和三名部长,开始组建临时政府,通过广播等手段煽动暴力。“爱国阵线”拒绝承认临时政府,宣布向首都基加利进军。胡图族极端分子在全国范围内,大肆屠杀图西族和胡图族的温和派。

他们设置路障,要求路过者出示身份证,然后将图西人一律杀掉。胡图族平民也很快参与进来,开始屠杀图西族邻居、同学,甚至家人。临时政府军用枪扫射,民兵和民众就用砍刀、长矛、手榴弹,甚至农具屠杀图西人。

我们开头提到的卡布贾,他投资了一家电视台,大肆煽动民族仇恨。他还花钱进口了约50万把农具,有砍刀、锄头等等,分配给胡图族人。在基加利东南的一个教堂,3000名图西族人躲到这里,将门反锁,可是被破门而入的暴徒全部杀害。大屠杀期间,这一带就有2万人被杀。屠杀的高峰集中在4月中旬到6月中下旬。7月中旬,随着“爱国阵线”内战获胜,夺取政权,历时100天大屠杀才停止。在此期间,每天有1万人死亡,每小时400人,每分钟6人,是“人类历史上最黑暗的篇章”。

发生这样的人间惨剧,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,殖民统治时期,教会制造了卢旺达人的种族主义意识形态,并且深刻卷入到种族政治和冲突中。20世纪初,罗马天主教徒、新教徒先后进入卢旺达。在比利时统治时,教会的影响力进一步扩大。这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。第一是宣传,天主教会鼓吹, 图西族是外来游牧民族,是优等民族,天生的统治者。殖民当局赞同教会,把政治、 经济和教育权力,集中在图西人手中,牺牲了胡图人原有的许多权利。

第二是政策落地,在传教士的建议下,殖民当局推行“身份证制度” 。但这个身份证不是一般的身份证,它有一个重要功能:划分阶级,并且明确限制胡图人参政。这导致图西族和胡图族身份固化、代代相传,再也没有流动的可能,两族社会地位差距不断拉大。第三是教育,天主教会垄断教育系统,对两族学生区别对待,不断灌输种族主义意识。久而久之,图西人自认是高等民族,胡图人认可了自己是低等民族。他们不仅被剥夺政治权力, 在经济上受到白人和图西人的双重压迫,于是开始痛恨、敌视所有图西人。

二战后,非洲掀起独立浪潮。人多势众的胡图族开始占据有利地位。天主教看到民族解放运动不可逆转,种族立场发生了一个根本性的改变,转而支持胡图人,以使自己的利益最大化。天主教会这个时候开始说了:胡图人,你们是受压迫多少年呀。我们这么多年,都看着呢,替你们着急。这样,我们呀,帮帮你们,帮你们进行政治活动,争取你们本应有的权利。1957年, 在天主教帮助下, 胡图精英发表了《胡图宣言》,里面写道:问题基本都是由图西人的政治垄断地位而造成的。这种地位还导致他们在经济和社会领域的垄断。

胡图族人,也没有想过民族平等,以前的那个种族标签,不要取消,而且是强烈反对取消。这样做的目的,就是强化复仇情绪,使自己在政治上更为有利。1962年,《胡图宣言》起草者卡伊班达发动政变,建立卢旺达共和国,比利时殖民当局就此退出。卡伊班达利用教会,维护统治地位。天主教会果然选对了边,如愿继续参与政府各项管理,而且有权修改,威胁教会权力的法律。

卡伊班达实行严厉的报复和排斥政策,多次屠杀图西人。除此之外,还试图削弱图西族教士,在教育上的影响力,推行教育和宗教分离政策。但他们没想到,自己是流水的政权,教会才是铁打的老爷。卡伊班达的分离政策触及了教会的权力,于是失去了教会支持。1973年,同样是胡图族的哈比亚利马纳,发动军事政变,建立卢旺达第二共和国。

哈比亚利马纳就乖多了,向教会投入了大量拨款和资源。此后,天主教在卢旺达吸引了大量信徒。八十年代末,九成人口成为教徒。其中一些极端的胡图族教徒组织,不断制造针对图西人的清洗惨案,还杀死了“爱国阵线”领导人,引发内战。残酷血腥的大屠杀爆发后,天主教会却很少制止,而且很多教堂都没有为受害者提供保护。这种消极表现,等于把受害者推到了屠刀下。教堂,也成了主要的杀戮场所。一些教会领袖,甚至立场鲜明地支持屠杀者, 反对图西族领导的“爱国阵线”。

近一百年时间,天主教会给卢旺达带来了种族主义观念,还是隐藏在统治者背后的重要力量。他们挑动了种族矛盾,又能在几派之间从容游走,始终维护自身利益。在恐怖的大屠杀中,刀枪农具是明的凶器,种族意识,则是暗的杀人动机。

大屠杀是二战后最严重的一次人道主义危机,可是西方媒体竟然处在失语的状态中。当时西方社会注意力都集中在,波黑、塞尔维亚、克罗地亚等欧洲地区的种族清洗上。BBC驻非洲记者凯恩回忆,他向总部汇报大屠杀情况,但总部却给出了一个令人困惑的回复:BBC一贯坚持平衡报道,所以这有可能是一场政治斗争。

比利时是驻卢维和部队中装备最好的,但因为10名军人被打死,就撤走了所有部队。美国因为前一年军事干预索马里失败,“黑鹰坠落”,不愿意介入,还关闭了基加利的领事馆。联合国秘书长加利多次请求增派维和部队,美国和英国都拒绝了。

联合国驻卢旺达维和部队司令达莱尔说,只需四五千名有战斗力的士兵,就能控制住大屠杀。但国际社会却没有采取有效行动。联合国没能发挥应有作用,跟自身局限性有关:成员国发生民族冲突时,实施干预行动就要受到严格限制。

最终,图西族的卡加梅率领“爱国阵线”浴血反击,推翻了胡图临时政府,夺取政权。此后,卡加梅的身份也从叛军首领,变成卢旺达副总统与国防部长。结束大屠杀,是卡加梅的巨大功绩。2000年,卡加梅当选总统。他修改宪法,反对部族主义、分裂主义,在身份证登记中取消“部族”一项。自此,卢旺达人的身份认同不再有胡图、图西之分。卡加梅政府还一直执行部族和解政策,给幸存者提供土地等经济补偿,上门为民众做心理工作。

卡加梅意识到,国家要发展,经济要繁荣,人民要稳定。他曾对亚洲四小龙的经济模式十分痴迷,执掌政权后,他致力于经济改革,包括吸引外国投资,增强国际贸易,还制定了2020愿景规划:2020年人均GDP超1200美元。2019年,卢旺达人均GDP达到850美元。虽然仍是世界最不发达国家之一,但是经济已经保持了二十几年的快速增长。全国GDP从2000年的17.3亿美元,跃升至去年的102.1亿美元,大概相当于广东最强的一个县级市普宁市。另外,卢旺达经商环境全非洲第二,基加利还成为非洲首个获“联合国人居奖”的城市,被认为是非洲最安全的首都之一。

卢旺达的发展,被誉为“非洲版新加坡”。而在这一进程中,中国发挥了重要作用。1971年建交以来,中国在卢旺达援建了国家和平体育场、外交部办公楼、医院、稻米加工厂,还有农业技术示范中心、水泥厂、公路和小学等等。卢旺达7成的公路,大概1200多公里,是中国企业建的。中国在卢旺达建设的第一条道路,全长160公里,至今路况良好。2018年,卢旺达加入“一带一路”。此后,中国企业在当地投资了90多个项目,价值近5亿美元,创造了1万多个就业机会。

目前,有900多家中国企业,在卢旺达开展制造、加工、房地产、矿业和旅游等业务。西方媒体经常攻击中国在非洲的投资,卡加梅面对美国记者时就说,中国不单是在非洲影响力增强,而是对全世界的影响力都在增强。美国、欧洲想和中国做生意,非洲也想和中国做生意。如果卢旺达接受中国投资,和中国做生意,就是丧失主权。那么,卢旺达和美国也做生意,美国是否损害了我们主权呢?

卢旺达第一大进口来源国是中国。2019年,两国双边贸易额3亿美元,同比增长46%。卢旺达向中国出口3500万美元,主要是矿产和农产品;从中国进口2.7亿美元,产品有电子、机械、服装、建筑材料和加工食品等等。卡加梅政府又制定了2050年愿景规划,目标是2035年人均GDP超过4000美元,2050年1.2万美元,如果那时人口在2000万人,大概会相当于上海2010年的水平。

完成也不容易,要保持年均10%的增速。无论最终结果如何,中国都将在卢旺达的建设进程中发挥巨大作用。“一带一路”倡议,可是说是为世界开辟了新的历史进程。在非洲,在更多的发展中国家,首先专注于最需要基础设施建设。共商,共建,共享,让发展中国家,不再是各国角力的平台,而成为共同发展的一个地方。我们有理由相信,卢旺达的未来会更加美好。我们观察者网,几年来,一直很关注“一带一路”,现在一些西方国家对此,套用自己殖民扩张的经历,把一带一路描绘成中国的经济侵略,这是十分荒谬的。历史没有终结,但他们的思维模式,他们的大脑终结了。

同样关注一带一路的,还有我们的会员频道,观察员。这是观察者网的大会员频道,在里面,有我们视频的抢先上线,还有更深的新闻分析,也有我们新闻生产幕后的花絮,欢迎大家来购买,也是支持我们观察者网,让我和我的团队,可以更好地做下去。我正在收尾这篇文章时,上一期的视频上线了,你们都在关注我的新发型。其实这也没什么的嘛,几个月就剃一次,省事。问题也有,每次剃完都跟刚出来似的。不过这个问题不大,只要我们还能做,就多做一些,无关的问题上,省事是必要的。

我跟我同事算了一下,按现在每周五期算,一年,能更新250期。每周四期,也有200期。这个数量,远超了我刚开始做时的预想。所以,即使大家仅仅是为了支持我,一年200期,188块钱,也还是可以的。况且,我们还是有礼品的,5月份,有新书,张文木老师的《战略学札记》,一共1000本,还有观网的双肩背包,第三个是下次一定T恤。观察员一年期的,费用是198元,使用我的专属邀请码666,还可以减免10元。这样算下来,每期不到1块钱,每天不到6毛钱,也暗合了我的邀请码666。欢迎大家关注我的微博、B站账号,都是@懂点儿啥-董佳宁,我们可以在那里日常的互动。好了,以上就是本期内容,别忘了一键三连,666,我们下期再见。

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,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平台观点,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,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。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,每日阅读趣味文章。